惊动美国国会的中国企业,多多益善

时间: 2013-03-02 / 分类: 以案说法 /作者: / 浏览次数: /

 

熟悉美国政治制度的朋友肯定知道,国会是美国的立法机构,甚至拥有弹劾总统的权利。国会中的若干专门委员会更是有权针对国家大事举行听证会,从而影响到美国的内政外交重大事项。一般来讲,中国的企业经营者与地球另一端的这个最高立法机关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2012年的一场听证会改变了这个局面。

 

一、美国国会听证会,直指华为、中兴

2012年美国国会专门召开了一场以“国家信息安全”为核心的听证会,而会议内容则是针对正在谋求在美国扩大市场销售的两家中国深圳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和中兴。

我们知道,美国国会是由民选出的议员组成的,这些议员可以针对自己关心的政治经济问题提出质询,并进而推进一场场听证会的召开。国会议员往往是法律工作出身,其对政治经济问题的理解往往来自于另外一群人。国会山特有的一批“说客”,英语原文叫做“lobbyist”。这些说客在接受客户(通常是一些大公司)的委托后,千方百计的游说议员,并通过他们来影响政策、立法和内政外交。我们在华盛顿的很多律师同行,每天就是穿梭在不同的议员之间,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来帮助其委托人。

据说,美国国会召开的针对华为、中兴的听证会,就是一群受雇于思科公司的说客的杰作。其实,思科与华为中兴的宿怨早就已经成为业界公认的事实。大家知道,路由器、交换机等数据通信和企业网产品,是思科一直引以为傲的看家法宝。在多年的苦心经营之下,思科曾长期把持了全球数据通信市场70%——90%的占有率。但自从1999年,华为推出数据产品开始,这家常年雄踞霸主地位的美国公司就迎来了强有力的挑战。

在推出数据产品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华为在中国数据通信市场的占有率直逼思科。此时,虽然思科在全球网络设备市场的霸主地位仍未动摇,但其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却首次出现下滑。来自华为的压力,迫使思科在2001年将中国区产品的整体价格降低了15%。随着时间的推移,华为、中兴逐渐在亚洲、拉美、非洲等新兴地区占据了脚跟,美国无疑是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必争之地。与此同时,北美市场是思科的战略重镇,为思科贡献了近60%的收入。如今,华为这个雄心勃勃的中国对手试图破门而入,老家美国市场如果失守,思科的日子恐怕真值得担忧了。这也是思科为什么要积极通过政治领域操作来阻挡华为开拓北美市场的原因。

 

二、思科的最后一张牌

熟悉中美贸易的朋友都知道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竞争的两大法宝:关税壁垒、反倾销、知识产权壁垒等。

关税壁垒曾经是美国企业的重要避风港。由于成本优势非常明显,中国制造曾经具有非常高的价格优势。然而,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中国企业的价格优势无法在海外市场得到充分发挥。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海关会针对进口自中国的产品收取极高的关税,从而使其与本国产品之间相比,价格优势荡然无存。不过,随着龙永图先生为首的中国代表团的成功谈判,中国成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后,关税壁垒的作用已经被极大弱化;

虽然丧失了关税壁垒的保护,美国企业仍然无需太多担心,因为在WTO框架内还有一招可以应对来自低成本竞争对手的重要法宝,那就是“反倾销制度”。反倾销(Anti-Dumping)指对外国商品在本国市场上的倾销所采取的抵制措施。一般是对倾销的外国商品除征收一般进口税外,再增收附加税,使其不能廉价出售,此种附加税称为“反倾销税”。

据了解,仅20093季度,就有19个国家和地区对我国产品发起88宗贸易救济调查,其中包括57宗反倾销调查。“在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加剧的背景下,我国已成为国际贸易摩擦的主要对象。”

一般来讲,反倾销大棒经常指向的是中国的低技术含量的产品制造领域。针对中国的高新技术企业,特别是电子通讯设备领域,美国人还有更加厉害的对策,那就是“知识产权打击”。

中国企业作为电子通讯领域的后发国家,常常被来自海外的竞争对手指责为侵犯其知识产权,并且据此将中国企业的竞争产品排斥在美国国门之外。中国机电商会副秘书长王占雄认为:“337调查已成为阻碍中国企业对美国出口的一个主要障碍。”

所谓“337调查”是指美国贸易委员会(ITC)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简称“337条款”),对不公平的进口行为进行调查,并采取制裁措施的做法。在实践中,337调查主要针对进口产品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由于337调查具有申请门槛低制裁措施严厉、调查程序简单、应诉费用高昂等特点,337调查成为美国公司打击竞争对手的大棒。根据相关统计,337调查的案由,88%涉及专利,其余为商标。原告通常会采取调查和诉讼双管齐下的策略,非常娴熟地把中国企业拖入纠纷的泥潭。

很多国外公司凭借自己的知识产权优势,不仅依靠基础专利占据市场,而且将后续改进技术和外围相关技术都申请专利,形成专利池,使竞争对手难以突破。337调查遏制了中国产业升级和产品的出口,企图把我国产业局限在价值链的最低端。

一般来讲,启动反倾销、知识产权诉讼甚至337调查针对中国企业的做法,是海外企业的经常做法,思科公司为什么跳过这些现成的方法不用,而去劳心费力的游说国会召开专门的听证会呢?

笔者认为,这很可能是因为反倾销、知识产权这些常规的手段已经对华为中兴失去效力,而使思科已经无牌可打。

事实上,根据相关资料,2003年,思科就曾经以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为理由正式提起诉讼,请求法庭下令禁止华为在美国出售产品,禁止华为使用与思科操作软件类似的命令行程序,并要求华为给予经济赔偿。

此后,双方反复举证,并进行过两次听证会。20036月,法庭驳回了思科禁售华为产品等请求,并要求“思科不得再就此案提起诉讼”。知识产权诉讼并没有给思科带来其预期的打击目标,由此,思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有消息说,2007年,思科CEO钱伯斯在中国直言不讳地表示,华为将是思科全球性的噩梦。

钱伯斯不幸言中了。在这之后,华为中兴等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而与此同时,思科这家老牌企业却出现了经营困难。此外,2011年,思科裁员6500人,用以减少每年10亿美元的成本支出。到了2012723日,思科再次裁员1300人,约2%的员工,思科的前景再次蒙阴影。在知识产权大棒无效的情况下,思科只能求助于美国国会了……

 

三、不断创新,让惊动美国国会的企业多多益善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呼吁中国企业转变观念,将“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这不仅是因为“中国创造”将具有更高的技术含量和利润率,也是因为我们此前一直引以为傲的人力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失,中国企业不得不放弃人海战术、价格战等老战术,转而寻求知识密集型产品作为自己的主打产品。

早在2008年时,中国政府就已经制定了“知识产权国家战略”,号召中国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努力提高产品自主知识产权水平。各地方政府也相继推出了鼓励企业知识产权战略实施的优惠政策,对企业的专利商标申请和研发进行了积极的奖励和资金支持。

根据相关统计2007年华为的PCT专利国际申请量就曾经达到世界第一的水平。之后的年份里,华为、中兴等深圳企业继续保持着专利国际申请量世界前茅的记录。而与此同时,思科的PCT专利国际申请量则逊色不少。

需要指出的是,PCT专利国际申请量是衡量企业研发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之所以敢于向美国老牌竞争对手叫板,恐怕也是源于其巨大的研发创新能力和知识产权积累。也正是由于看到了华为们的“中国创造”的创新实力,思科才对其非常重视,甚至不惜惊动美国国会这一立法机构来帮助自己保护本土市场。

作为一名资深知识产权律师,笔者一贯致力于对知识产权重要性的宣传,华为和思科的经典案例也会一遍又一遍的被笔者讲述给中小企业经营者们。可想而知,只要华为中兴这样的企业能够再多一点,中国创造之梦才能更多的在世界范围内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