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喧闹之中存隐忧

时间: 2012-11-12 / 分类: 学术研究, 研究笔记 /作者: / 浏览次数: /

201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刚刚到11月初,随着冬雨一起飘落的雪花挂满了窗外的树木。和我们人类一样,这些树木也还没有做好迎来这场大雪的准备。一些平日看似枝繁叶茂的观赏树木,叶子宽大,枝干却细嫩,被逐渐积累的雪花压弯了腰。耳边不知谁在轻轻哼唱:“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2002年到2012年,整整十年过去了。那时的中国互联网产业还是个不谙世事的七八岁儿童,而今已经成长为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根据CNNIC的《互联网发展信息与动态》公布的数据,“中国网民数量达到5.45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0.7%”。这个数据符合我们的感受,无论是在繁华的大街,还是在僻静的公寓楼电梯间内,我们都可以看到国内互联网公司,特别是电子商务公司此起彼伏的广告宣传。

互联网长大了,不再像儿童般那样弱小。他已经走进了自己的“青春期”。和人一样,青春期有青春期的躁动和不安——

由于种种原因,最近十年中,中国的互联网非常热闹。在这个高烈度竞争的市场中,我们看到了电子商务公司之间一场又一场的“价格战”、网络软件公司之间来了又回的“口水战”、“水军战”,甚至有些互联网安全公司利用自己巨大的客户端装机量对竞争对手的网络软件和网络服务“大开杀戒”……

大家斗得正酣,根本没有意识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地球的另外一端,互联网的发源地,那里的互联网公司正在蓄谋一场大屠杀——“专利屠杀”。

“专利”是发明创造人或其权利受让人对特定的发明创造在一定期限内依法享有的独占实施权,是知识产权的一种。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专利权人往往等待侵权人将侵权产品或者服务大规模推向市场甚至获利后,才会提出专利侵权索赔。这就像屠夫通常要等待小猪长成肥猪以后才屠宰一样。当这种屠宰大规模来临时,对于相关产业来看,就是一场屠杀。

笔者粗略地在美国专利数据库中检索了一下google名下的专利,竟然已经达到了将近2000项。笔者用同样的方法检索后发现,yahoo名下的专利数量有1200多项、Amazon名下的专利数量是600多项。与此同时,笔者针对国内互联网巨头进行了检索,在同一专利库中,sina名下为2项,sohu名下0项……

笔者并非美国专利检索领域的专家,检索方法并不一定准确、科学。况且,很多公司在专利申请上会使用白手套公司,从而令人无法准确得知其专利数量和研发方向。但是,上述专利数量之间的巨大差距仍然非常令人吃惊。

当中国互联网企业醉心于“3Q大战”、“小三大战”、“三百大战”等“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战争的同时,在大洋彼岸,几大互联网巨头也正因专利问题而对簿公堂。在教育用户、聚集眼球、模式创新等王牌出尽后,互联网巨头们已将“战场”从争夺眼球转向了专利斗争,最近被卷入诉讼的都赫赫有名——谷歌与甲骨文、苹果与三星、雅虎与“脸谱”。尽管它们之间的诉讼复杂,但其中牵涉的商业利益却非常巨大。很显然,新坐次的排序将由各方在专利方面的储备所决定。

一旦他们内部的坐次排定,中国互联网产业将成为另外一个“钱多人傻”的处女地,巨头们会磨刀霍霍,挺进中原!

“在互联网时代,专利竞争会与网络创新一样出名。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今年年初曾作出这样的断语。眼下,国外互联网巨头之间的重量级官司正好验证了这句话。面对即将重新洗牌的互联网格局,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准备好了吗?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远处仿佛传来了树枝被压断的声音。一些早有准备的枝干强壮的大树,仍然挺立在寒风中。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后的中国互联网格局……

(本文是笔者为腾讯互联网研究数据双周报撰写的卷首语,未经许可不得转载)